TNT中文小说网
   【Ctrl+D】放入书签TNT中文小说网

绝代剑魔第五百三十四章 宫皇宫机密

 返回本书首页 TXT全集下载 加入书架 我要投票 错误举报
作者:雨田强鹰的经典作品《绝代剑魔》最新章节第五百三十四章 宫皇宫机密

    两人话刚刚说道这里,看守这个密宅huā白头发老人走了进来,躬身道:“启禀公子,老爷来了,叫你到书房去。「-」”

    敬文微微一愣,没想到曾不都去而复返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要,反正是重要的事情,否则他不会这么神秘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到。”敬文对huā白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huā白老人走后,罕嘉老魔愕然道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敬文说道:“这里本来就是他的地方,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。你待在这里别luàn动,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汊”

    这个神秘宅院是个四进式宅院,书房位于三进中的一座二楼上,后院则是后huā园,jīng致mí人。

    “义父,你怎么又过来了?”敬文进mén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过来,你越搞越大,连我都被你吓着了。”曾不都坐在书桌旁喝口茶,然后无奈地说道朕。

    “又发生了什么事?”敬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由于人多我不便说。你猜测的对,皇上身边有股特殊的力量,各个都是顶尖高手,叫龙卫。知道的人不多,我也是碰巧知道这件事。平时没人能见到他们,及其神秘。”曾不都沉yín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个龙卫可能和羿蛇帮有瓜葛?”敬文闻听感到微微吃惊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所以说这里的水很深,我劝你还是收手吧。一旦惹急了皇上那将是什么后果,到时我都保不住你,甚至连我也搭进去了。据说这个龙卫相当恐怖,密探遍布各个角落,我们大内于其相比就像是大象和蚂蚁。”曾不都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你们大内密探可是吃朝廷公家的饭,这么大的势力还不如这个隐形的龙卫?”敬文闻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曾不都叹了口气,神情沉重,缓缓道:“这件事既然牵涉到圣上那就闹大了,你还是想想退路吧。”

    敬文微微一怔,讶然道:“难道皇上会杀我?”

    曾不都皱眉道:“我听到风声有这个意思。虽然不知道你是谁,但他知道暗中有股力量正在打破这种平和,他不能容忍有人破坏这种平衡,谁当道就会杀谁。”

    敬文眉头紧锁,思索道:“难道前一段时间我把羿蛇帮打痛了?”

    曾不都说道:“岂止打痛了,差点就让其瘫痪了,所以他们要不惜采用任何手段来铲除你们,甚至利用朝廷来对付你们,而皇后就有这种得天独厚能力。”

    敬文叹口气道:“看来羿蛇帮真的与皇上有关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皱眉道:“这点我不敢说,但从种种迹象来看,很可能是这样。你不知当今圣上的xìng子,最是骄傲固执,一旦下了决心派出龙卫杀你,没杀得了你他会觉得没面子,皇帝的面子岂能折了,非要杀你不可的。”

    敬文摇头道:“真没想到会是这样,难道与皇后有关?”

    曾不都接着说道:“可能吧。另外你说的南宫世家本来是隐世的,为什么要显lù江湖你?这里有很多秘密和说法。”

    敬文一怔,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曾不都想了想,问道:“八大家族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敬文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说道:“南宫、孤独、李、赵、王、贺、郑、卫,八大家族。现在留在面上的还有四大家族,孤独、李、赵、王,剩下四家已经隐世。他们都是跟随皇上的先祖打天下的功臣,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也许是前几代皇帝怕他们发展得太壮大,于是采取了消弱策略,从而八大家族不复存在,到现在只是剩下了世家。但这八大家族手中有秘密,尽管消弱却不能铲除。”

    敬文愕然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曾不都思索道:“我也是刚刚得到这个秘密,就是他们手中都有先皇的遗训密旨。所以历代皇帝不敢铲除他们,只是暗中限制其发展。说白了也就是不敢明面得罪他们。”

    敬文不解道:“先皇遗训密旨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道:“据说是先皇为了江山永固,给这八个心腹大臣下了密旨,密旨上说,叫这八个家族来监督皇上,一旦发现皇上昏庸,就废除皇上重新立君。”

    敬文闻听一愣,说道:“没想到还有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缓缓点头:“圣上为何一直顾忌这些家族,根本还是这个遗训,遗训不仅是护身符,还是他头上悬着的利剑。”

    敬文不解道:“都过去了这么多年,这种遗训还能算数?皇上只要把这种遗训收回或杀光这些家族抢回遗训不就得了吗?难道历代皇上还能容忍头上悬着利剑?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道:“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其中还有隐秘的监督守护遗训的人,他们就是龙华寺里面的僧人。这些僧人都是不是凡人,而且极为固执,一代一代固守这个职责,就算皇上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。有这些僧人守护,八大家族的遗训可谓固若金汤,没人偷得去。我可警告你,千万不要惹上这些和尚,虽然他们不能杀生,但铲妖除魔他们可是绝不手软。这妖魔的定义就在他们的一张嘴了。别以为你是武功了得,但要是对上了他们,你可就蝼蚁了。”

    敬文闻听笑了笑,说道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放心吧,我不会惹上这些和尚,也不会让他们有借口说我是妖魔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次南宫家族出世可就是不一般,也许会出现变化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敬文闻听若有所思道:“难道皇上暗中拉拢几个家族?”

    曾不都点头道:“叫你回常用什么办法?打不得杀不得就得采取暗中拉拢。”

    敬文想了想,问道:“重新立君难道要八大家族一致同意?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道:“五家就可以,五家取得一致后,龙华寺僧人就会宣布当今皇上下台重新立君。”

    敬文问道:“历史上有过这种现象吗?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道:“没有,这是个机密知道的人很少,就算八大家族内的人也仅限于家主。其实这件事并不是好事,随时都有被灭族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敬文问道:“我琢磨这种遗训类似于传说中的丹心铁券,有免死牌的作用,否则历代皇帝早就收回了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笑道:“小子聪明,正是这样圣上才有顾忌。”

    敬文摇头笑道:“看来老皇帝很有智慧。皇上能收拾得一家,却收拾不下八家,一旦真动手,八大世家绝不会束手待毙!”

    曾不都赞同道:“不错。这也是限制后代的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敬文皱眉道:“这件事我应该怎么做?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曾不都皱眉道:“你不要自作聪明,如果圣上一旦较真,你的身份立马就会被查清,到时倒霉的可不就是你一人了,你考虑到这种后果吗?我想根本没有什么破解之法,只能从此收手销声匿迹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敬文思索了半晌,叹息道:“真没想到对上了庞然大物。我知道瞒不了多久,可我总不能前功尽弃一走了之làng迹天下!”

    曾不都沉yín道:“只要你能收手,离开京城一段时日,我在暗中搅luàn他们的视线,把他们说我视线引入歧途,然后你在换个身份进入大内,伺机而动怎么样?”

    敬文摇头道:“我倒想放弃,可是羿蛇帮能放弃吗?前一段时间我在江南的老丈人都被他们杀了,还不得把我的朋友杀光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闻听一怔,讶然道:“啊?还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敬文点头道:“羿蛇帮想要夺回失去的江南地盘,前一段时间发动了袭击,把丐帮前帮主给杀了,还有几个朋友也遇难了,你叫我怎么能收手呢?”

    曾不都脸sè变了,沉重肃然地站了起来,眉头紧锁在书房中踱着步,说道:“我们大内密探不是没发现羿蛇帮的事情,其实几年前我就呈报过羿蛇帮的事,可是往往没有回音,也就不了了之。当时觉得也就是小帮派的胡闹,并没引起足够的重视,没想到羿蛇帮水这么深,关键涉及到了皇后,这就让人头痛,如果真的涉及圣上的话,要想彻底解决这件事,那就得改朝换代。这可不是小事,得有多少人头落地。”

    敬文想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没想到会涉及到当今皇上。难不难和皇上达成某种默契,就是制止羿蛇帮的杀人,如果这样我就收手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道:“你太天真了,这种事谁能去和圣上说呢?谁去说谁掉脑袋,即使办成了圣上也会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敬文点头道:“是这样,圣上绝不会和小帮派扯上什么关系,尽管暗中有关系,但表面上绝不会允许任何外人知道,否则将有损圣上威名。不过,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,万一和圣上没有一点关联呢?都是皇后从中搞的鬼,因为皇后有这种能力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沉yín道:“有这种可能,圣上受了皇后的méng蔽。但我觉得圣上对羿蛇帮不可能没有耳闻。在就是南宫世家出现江湖又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敬文想了想,说道:“也许圣上认为羿蛇帮是个小小的帮派不足为虑根本没当回事?”

    曾不都站在了脚步,点头道:“有这种可能,以前我都没把羿蛇帮当回事,何况圣上呢?其实在我的眼里羿蛇帮根本算不了什么,和那些大家族相比他们就是羊。可是在你眼里羿蛇帮却是老虎了,因为他们惹着你了和你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敬文一怔,想了想也是怎么回事,羿蛇帮再怎么翻腾也不会改朝换代,笑了笑,说道:“也许像你说的那样,可是羿蛇帮也不可小觑,毕竟涉及到了皇后,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笑道:“圣上也许恼你惹上了皇后,所以要杀掉你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,因为你在圣上眼里连蝼蚁都不如,为了维护皇后的尊严,所以他要这么做。要是皇后真是羿蛇帮的帮主,她就会找出富丽堂皇的理由来铲除你。”

    敬文挠头笑了起来,说道:“看来真惹上大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绷着脸,说道:“还有心思笑,赶紧想办法吧。我明天去圣上透透口信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敬文琢磨道:“你可别把自己搞进去,听你说圣上可是个多疑的人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摇头笑道:“放心吧,我自有办法。还有南宫世家的事,我要调查清楚看看是不是与羿蛇帮有关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半天,越说敬文越糊涂,几乎所有的事都是猜测,真不知如何是好。他知道一旦皇帝恼羞成怒之下发泄到亲友和朋友身上,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!

    他没想到竟然如此复杂,不得不重新作出全面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太顺了,也该受点挫了。”曾不都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一帆风顺,确实太过幸运了。”敬文无奈点点头,叹道:“没想到这次与皇后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咽得下这口气?”曾不都抿嘴微笑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他与敬文相处,隐隐看清敬文的xìng格,温润宽阔,一般小事不会计较,但也不是能被欺负的人。

    敬文微笑道:“皇上是老大,我有什么办法,真惹恼了他,直接派出百八十个龙卫,百八十个高僧,我还真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笑道:“所以你要学会忍耐,躲过风头再说。另外你说的调查南宫世家的事,我觉得还是应该做得,只是要隐秘进行。只要你近期不和羿蛇帮发生冲突,圣上那里我会周旋争取淡化此事。”

    敬文无奈摇头道:“好吧。真不知这个圣上怎么想的,难道真不把人当人看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呲牙道:“高高在上怪了,再听到一面之词,因为碾死一个蝼蚁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,所以会毫不犹豫下令去做。”

    敬文来气道:“他要是把我bī急了,我就进宫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曾不都笑道:“你以为宫里你能说去就去,里面可是藏龙卧虎,有些老不死护卫功力深不可测。嘿嘿,特别是没蛋子的太监,更是深不可测,我在他们面前简直就是蝼蚁一般。这帮太监一天也不想什么事,就是练功。”

    敬文讶然道:“啊?太监还练武功?”

    。
我喜欢这本小说 推荐
暂时先看到这里 书签
找个写完的看看 全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