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NT中文小说网
   【Ctrl+D】放入书签TNT中文小说网

少年枭雄【1001】大决战篇

 返回本书首页 TXT全集下载 加入书架 我要投票 错误举报
作者:浪漫烟灰的经典作品《少年枭雄》最新章节【1001】大决战篇

    大决战篇钱飞马不停蹄的离开。市之后,百里南接到一个电话,当他看清楚电话号码后,身居高位多年的他竟然浑身颤抖,长叹一声,最终还是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分钟的时间,通电话的两个人只说了两句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联合清明会剿灭天行。”

    颓然的坐在办公室里,百里南一支烟接一支抽着,水晶烟灰缸里很快堆起一个不大不小的黄色的小山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轻柔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点了点烟,百里南疲惫的靠在黑色的真皮坐椅上,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水柔推开门,看到无激ng打采的百里南,大抵也能了解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斧头帮和清明会合过,在道上听来,这绝对是一个大笑话,对恃近十年的两个帮会一起合作,这不异于驴唇对上马嘴。

    当然,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两家合作,那么两家的恩恩怨怨就真的能化解吗。

    水柔是聪明之人,定然不会被这些外因所左右,隔桌而坐,朱唇轻启道:“上面来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命令。”百里南感觉浑身酸软,无力反抗,上面一句话,他这位呼风唤雨的黑道老大就得像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,甚至不敢撒娇。

    饶是水柔处变不惊也不禁凝视,意思和命令,两种截然相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天行集团可以已经握住某些人命脉了。”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烟,百里南幽幽道:“天行集团这两年的崛起,要说没有触动一些人的利益,这是不可能的,但是,还不足以握住上面的命脉,如果我猜得不错,上面新一轮的争锋已经开始,咱们的上面还处在绝对的弱势,也只能以咱们这种外力掰回一点优势。”

    一阵沉默,水柔秀眉微皱,道:“这件事情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摇头苦笑,百里南心中五味陈杂,他哪里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紧迫性与危险性,但是,身为斧头帮的老大,身为中原第一社团的老大,不论是来自上面的压力,还是对得起下面的兄弟,百里南知道,这一战,自己必须新自到场。

    叹息声响起,水柔轻声道:“今生有我陪你,你还想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捻灭烟头,百里南站起来,来到水柔身后,轻轻的搂住的她天鹅般的玉颈,一只硕大的手顺着微凹的琐骨直奔高耸入云的乳峰。

    一时间,烟熏火了的房间里多了分旖旎的气息。

    第一次,水柔任由百里南侵袭着自己的身体,第一次,水柔没有任何想法。

    触及里面薄薄的蕾丝,百里南一阵犹豫,大手又飞快的抽回来,道:“这一战,关系到中原的格局,同时也关系到我这条老命。”

    面色微红的水柔站起来,道:“我这就去如今高层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斧头帮总部的会议室里,金,木,水,火,土,一个堂口的老大齐坐一堂。

    环视众人,百里南浑厚的声音道:“这一战,无可逃避”

    金狼是了省出来的人,本身与天行集团有过合作,对天行集团也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“太急促了,天行集团虽然是新崛起的新贵,但是,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。”

    木子附合的点点头,不温不火道:“王萧此子是一遇风云便化龙的角色,咱们是不是三思而定?”

    金,木两堂起,这出乎其他人的意料之外,谁也没有想到木子会在这个时候率先开口,看来他已经猜到,这一战,会影响到他彻身的利益。

    水柔作为百里南的最大助力,适时的接过话,道:“伴君如伴虎,天意不可违,难道咱们还能逆天吗?”

    水柔这是委婉的把百里南的处境说出来,不是老大让你们去送死,实面的命令,往好里说,咱们是成功的民营企业家,走在s市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里,咱们也是不大不小的人物,过去的老běi激ng,多数人得叫咱们爷。

    可是,即使当爷的,大清朝那会还是有贝勒,王爷和皇上在压着吗。

    你能力再大,即使你是八旗子弟,没有皇帝的数万万的人民养着你,你丫的狗屁不是。

    金狼和木子怎么能听不出水柔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青蛙是怎么死的,被温水煮死的,看来自己的安逸生活是过多了。

    百里南掏出一根烟,点上后抽了一口,感觉嗓子火辣辣的疼,看来今天是抽多了,嘶哑的嗓音响起,道:“这一次,我与兄弟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本来,土堂的堂主还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待到百里南说出这句话后,他就微微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斧头帮二十万兄弟,都去吗?”火堂堂主染着一头红发,整个人带着一股火焰般的爆燥。

    “只带激ng英。”百里南终下狠话。

    水柔轻轻的敲了敲桌子,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后,道:“大家只有一天的准备时间,今天一过,甭管老婆孩子,情人小妾,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南注视着众人,道:“咱们把这件事情办漂亮了,后半生接着荣华富贵,人前显赫,如果想不去,或者办杂了,我不动兄弟,有人会管。”

    都是处在同一种台面上的兄弟,在坐的人都知道身在江湖,身不由己的道理,包括金狼在内,斧头帮五个堂口的堂主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或许,每个人心中的那个算盘正啪啦啪啦的响。

    会议很简单,除了金狼和木子的小异议再无其他,可以说,这是百里南单方面的传达命令,就连他自己,在这场大漩涡中也无力自拔。

    一天后,超过五万的斧头帮众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云南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云南成为风云之地,成为整个中原乃至整个世界所观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清明会总部,确切的说是钱飞的家中。

    钱开一改往ri病态的苍白,面色红润的他坐在沙发上,静静的注视着钱飞。

    “爸,这件事情你放心,清明会和斧头帮联合,加上上面施加的压力,王萧百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道别,前的释然,坐在轮椅上的钱飞显得极为平说摇了摇头,钱开低沉道:“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你的对手,临死反扑,同归于尽这也不是不可能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钱飞双拳紧握,诧异道:“难道越南黑帮要插手?”

    沉默,良久的沉默之后,钱开淡淡道:“前几天我见过慕容若冰,大休也能猜到,这件越南黑帮不会全力出手。”

    稍微松了口气,钱飞知道,如果越南黑帮出手,虽然自己和百里南联合,但是,胜负之数就要五五分帐了,如今,越南黑帮竟然不会会力出手,这不能不个超大的利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看着神色逐渐缓和的钱飞,钱开不无打击道:“不要小看慕容若冰的能力,越南黑帮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能量到底有多大,或者只有不可抗拒的历史洪流可以诉说。

    “爸,这次事情我应该注意什么?”钱飞知道,背后的数只大手或许在这几天就要逐一露面,而清明会具体要怎么做,他实在没底。

    钱开再次沉默了,清明会中,没有人比他更加明白权力的可怕,当权力露出他峥嵘的獠牙时,无论是清明会还是斧头帮恐怕都很难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怎么样才能活下来,才是这场战斗的最大主题。

    “清明会还有多少存款,我是说不在帐面上的。”钱开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笔钱,只有父子二人知道,可以说,这是保命钱,钱飞倒也没有多想,认真道:“前一阵子我清点过,大概九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少?”钱开似乎对这个数字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“不是向来都这么多吗?”钱飞不明所以的盯着钱开,到了他们这种身份,钱财乃身外之物,财富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,这笔钱不到万不得以,或者说你饿死,或者是到清明会东山再起时,你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钱飞也知道,这笔钱在生死存亡时或许会起到妙笔生花的作用,留得种子在,这笔钱就是阳光与雨露,清明会还会茁壮成长“这次的事情太危险,我去就好,你另找个地方暂居。”说完,钱开不给钱飞寻问的机会,径自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

    朝着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泪流满面,钱飞虽然不承认,这一刻,他深深的感觉到父亲那股博大的父爱全方位的包裹着自己,泪是咸的,他的心在痛,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云南。

    清明会的所有帮众都议论纷纷,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ri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清明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,而这场危机只有自己以剑目搏才能化解,也只有少数人知道,只要自己能活下来,等待自己的继续是苦难,或者,在苦难的背后才是一世的繁华与富贵。

    没有人想死,但是,当自己不得不面对死亡时,多数人会坦诚的面对,每个人的眸子都一片平静,每个人都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可是,又有几个人知道,云南k市的邓家内,此时,高官满坐一堂,有本地派,有外来派,还有厩空降派,三方近乎于裸的博弈,都在为己方挣取着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可以说,剑已出鞘,只待饮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五天前,洪老和陈老两个人把中原的局势在电话会议中给王萧叙述一遍。

    本来,两位权倾朝野的老人还怕王萧有反抗情绪,谁知道,王萧竟然问也没问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事出无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人老成激ng的人物,事情的急骤变化已经不在两个人的控制之中,所以,也只能任由事情发展。

    其实,王萧都不知道,天行集团的利益已经与洪老与陈老组成的团体绑在一根绳上。

    本来,天行集团在云南遇到麻烦。

    但是,上面的决定给了天行集团最有利的条件,你们不是要乱吗,你们不是要干预吗,我成全你们。

    至于上面为什么风云急变,王萧倒显的兴趣索然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并不担心即使到来的决战。”昨天晚上,慕容若冰来到k市。

    “该来的总会来的,中原之地谁执牛耳,总要有个说法。”负手而立,王萧说得风轻云淡,没有丝毫的紧张。

    慕容若冰从王萧身后抱住他的腰,轻声细语道:“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信你?”

    慕容若冰略微用力,高耸的拿谚紧贴在王萧的后背上,似乎是有意报复,玩味道:“你为什么不信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相信自己的兄弟和女人。”

    黑纱抖动,慕容若冰坚定道:“命中注定,你是我一生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冰没有解释的意思,王萧也没有寻问,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站着。

    良久……

    大战前的紧张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哥哥姐姐,你们这样太暧昧了。”冷暖俏皮的站在王萧面前,紫色的眸子透着顽皮。

    咧了咧嘴,王萧摸了摸冷暖柔顺的头发,道:“这次又是偷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错……大错特错。”冷暖狡黠的笑了笑,接着道,“这次的事情关系到国际局势,我是爸爸的特使。”

    看着得意洋洋的冷暖,王萧不为她的安全担忧,只是若有所思,或许,这次的上面真的遇到相当棘手的问题,中原大战,这似乎太影响中原的安全与团结。

    松开环绕在王萧腰部的手,慕容若冰拉着王萧道:“你跟我来。

    王萧任由慕容若冰拉着自己上了一辆悍马,两个人扔下冷暖双双而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飞驰电彻,横冲直撞的悍马在一块极为平坦的地方停下。

    下车后。

    王萧举目四望,神色不变道:“这是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在这里与我偷情吗?”慕容若冰诱惑的摘掉黑色面纱,随手扔。

    王萧轻轻的挑起慕容若冰完美的下巴,凝视着她,久久道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嫣然一笑,慕容若冰似乎早就预料到王萧会有这样的回答,并没有往心理去,黑亮的眸子注视着王萧,道:“你不用回避,这一生,你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公公亲自任命的儿媳妇,嘿嘿……”这个时候的慕容若冰表现出一种与她气质截然相反的神情——兴灾乐祸。

    美色当前,王萧没有迷失,神色平静道:“这里就是大决战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慕容若冰敢保证,除了极为熟悉这里的本地人,还有掌握最新消息的局中人,没有人会知道这里,而她更加肯定,之前的王萧不曾到过这里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环视着这里,王萧没有回答慕容若冰,似乎,明ri的这里将尸堆如山,血流成河,似乎,这里将是因果循环的地方,似乎,这里是爆乱的根源,也是弥散的地方。

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转眼间。

    当慕容若冰载着王萧再出现在这里的时候,王萧的怀里多了一把蓝月唐刀。

    悍马行驶的速度已然慢下来,而它身后的汽车长龙更是绵延不尽。

    天…………下起毛毛细语,这让这里更多了分紧张的阴柔气息雨中站定,王萧注视着十米之外的钱开和百里南等人,点了点,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,可以说是身不由己,甚至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当慕容若冰出现在王萧身边的时候,钱开的眉角挑了挑,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终于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从慕容若冰的站位来看,她要比王萧稍稍落后半步,很显然,今天的她不再是越南黑帮的老大。

    雨中的百里南凝视着王萧身后的天行帮众,如今,双方不再有丝毫的保留,一字摆开,将对将兵对兵,真个要手底下见真章。

    “越南黑帮也参加吗?”百里南旁敲侧击的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若冰淡然一笑,道:“告诉你们一个消息,我是王家的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王家,哪个王家,百里南和钱开肯定不会以为慕容若冰会随便找个姓王的嫁了。

    幽幽的叹了口气,钱开似乎苍老了几分,道:“慕容秀,这本来是中原事情,以你的能力想必不会不知道这是上面的意思,你实在不宜趟这混水。”

    “嫁夫随夫,今ri全看各位的了。”

    气氛瞬间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超过十万帮众聚集在这里,剑拔驾张的形势,似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酝酿成惨祸。

    余飞,肥海,张锋,野狼,蓝月紫晗五人依次站在王萧身后。

    百里南和钱开身后也依次站着双方的高层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些人中,任何一个人的话,都会直接让这场会战提前。

    “战?”百里南和钱开异口同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行不灭,定当逆天。”沉闷的声音参次不齐,此起彼伏的声音更让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没有豪气冲云的齐啸,没有血洒疆场的豪迈,这只是天行兄弟们憋在心中已久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蓝月唐刀出鞘,冰冷的雨点打在刀刃上,刀刃上幽幽的蓝光更甚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三道嘹亮的声音冲天而起,两条苍龙对上一条正在茁壮成长劲龙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三方人马咆哮着,撕心裂肺的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雪崩对上海啸,泥湿流对上洪水,碰撞,没有想像中那般惊天地泣鬼神。

    静,压抑的安静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如今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但是,来这里的每个人都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五万天行的兄弟和十五万对头,天行兄弟们有退路吗。

    侠路相缝勇者胜。

    天行兄弟们迈着坚定的脚步,即使血流遍地也依然朝着心中既定的方向走着。

    当然,走在最前面的永远是天行的魂。

    王萧一马当先,蓝月唐刀上下飞舞血幕连连,似乎,在他的手下永远无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慕容若冰的身手如何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就像天狼星身边的那颗双子星一样守护在王萧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才是成双成对的天狼星,或许,也永远只有少数人知道,天狼星实际是一颗双星。

    龙狮虎豹狼,此时,这些铁血的少年,正张开他们的血盆大口,残忍,这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。

    天行兄弟中,没有人后退,甚至没有人想过会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战,血流遍地,汇聚成河。

    这一战,尸体如山,白骨累累。

    这一战,时间长久,无声撕杀。

    王萧浴血,双臂已经失去知觉,千人斩终自大成。

    钱开死了。

    百里南伤残。

    木子被刺得个三刀闹洞,甚至没有留下个全尸。

    鬼死了。

    天唐躺在血泊中,似乎不久就要荣归天堂。

    水柔呆住了,怔怔的看着一头华的,老者“张了张嘴,最终没有说出话来,伴随她的只有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大战不止,鲜血在流。

    三ri大战,换来王小楼的出世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并肩作战,浴血杀敌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人算不如天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道不同的声音回荡于各个角落里。

    最后,仰天而叹。

    中原……还是这个中原……

    或许,老祖宗留下的治国方略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洪老和陈老对视一眼,齐声道:“还债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杀出重围吗?”陈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王小楼不是也没死吗?”洪老答道。

    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,因为这一次激ng心的会战,中原道哥这几年就要处于代cháo期。

    王萧……依然在战斗……天行依然在战斗。

    十天后……

    中越边境,数万人身葬于此。

    令人惊奇的是,这里,没有发现王萧的尸体……
我喜欢这本小说 推荐
暂时先看到这里 书签
找个写完的看看 全本